法醫劉良:新冠肺炎逝者遺體解剖結果即將公布

新聞聯播微信公眾號

2020-02-26 08:45:58

自2月16日凌晨完成第一例新冠肺炎逝者遺體解剖之后,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法醫系教授、湖北省司法鑒定協會會長劉良與其團隊至今已經獲得了9例逝者的病理樣本。日前,央視記者就新冠肺炎逝者遺體解剖一系列的問題專訪了劉良。

遺體解剖的目的是什么?

記者:解剖新冠肺炎逝者遺體,并對重要信息進行研究,是出于什么目的?

劉良:目的是要搞清楚這個病毒傷害了病人的什么地方,我們叫“靶器官”。我們要探討病毒的傳播途徑,還要針對這個地方研究用藥。此外,還要弄明白這個病毒是通過什么機制讓肺受到損傷的。如果找準的話,就可以針對性地采取保護性措施。如果沒有解剖的話,基本上就搞不清楚對手,也搞不清楚它打擊你的方向,是茫然的。

首例解剖手術為何遲遲未進行?

早在1月22日,劉良就呼吁對新冠肺炎逝者進行病理解剖,并聯合團隊向相關部門遞交緊急報告,強調病理解剖的重要性。然而第一例新冠肺炎逝者遺體解剖手術直到2月16日才進行,這期間劉良團隊遇到了什么難題?

劉良:首先,場地保證不了,解剖場地必須是要負壓的,但我們國家只有負壓的實驗室,沒有負壓的解剖室。此外,倫理方面,我們還要征求死者家屬的同意,要面對面去溝通。這包括時間和空間上的問題,所以難度很大。

記者:您在等待的過程中心態是怎樣的?

劉良:我著急,因為不斷有人死去,然后都很茫然。如果早一天知道病變,對臨床治療是非常有價值的。

家屬同意捐獻遺體 手術室改造為解剖間

2月15日下午,劉良接到通知,有家屬同意捐獻親人的遺體做病理解剖,武漢金銀潭醫院同意將一間小手術室改造為解剖間。

劉良:這個醫院的手術室是一個帶負壓的空間,比較適合解剖。我們把里面非必要的東西全部清走了,還有一個要注意的是,不造成室內一些血跡的污染。因為除了空氣以外,它還對地面和對下水有影響。

記者:您進去之前要做什么樣的防護?

劉良:我們跟臨床醫生一樣,要做各種防護,當然我們的防護級別要高。我們戴三層手套,兩層口罩,帽子戴兩層或者三層,然后護目鏡加上防護屏。服裝的規格也很高,密封性特別好,不透風不透氣。這樣就能把全身暴露的位置全部給封閉掉。

首例遺體解剖近三小時 是平日三倍

2月16日凌晨一點左右,劉良團隊三人進入解剖間,開始新冠肺炎逝者的第一例病理解剖。

劉良:解剖前,我們集體給他鞠躬,鞠躬時間特別長。我們對這位逝者非常尊敬,發自內心非常感謝他們,他們是大愛。

平時做一例解剖手術,劉良需要一個小時左右。而第一例新冠肺炎患者遺體解剖卻持續了將近三個小時,幾乎是平日的三倍,到凌晨三點五十分才結束。

記者:這次時間長的原因是什么?

劉良:第一是第一例,要謹慎小心一點;第二確實是很難受。人在里面缺氧,到后面縫一針就大喘氣,腰也不舒服。穿上那個服裝,就跟宇航員一樣,悶在里面汗不停地往下掉,會有脫水的情況。下半夜,也有饑餓的狀態。

遺體解剖多多益善 要做分類

記者:從做第一例到現在,您覺得是多多益善,還是到了一定的需求就可以了?

劉良:多多益善。

記者:為什么?

劉良:開始說病毒“欺負”老人,過了一段時間年輕人也有了,小孩也有了。所以它必須要按不同的年齡、不同的性別、自身有沒有其他疾病做分類。這樣就能把這個肺炎的一般規律找出來。如果不做分類,很容易產生新的問題。

解剖結果近幾天會公布

由解剖獲得的新冠肺炎病理已送檢,有望尋找到新冠肺炎的致病性、致死性病理,給未來臨床治療危重癥患者提供依據。

劉良:24日早上鐘南山院士給我打過電話,他說他們前線的醫生就等我這個結果了,否則不知道治療到底怎么辦,治療效果怎么評估。

記者:您接到這個電話,心里怎么想?

劉良:我著急,趕快抓緊時間,到24日其實已經開始有初步結果了。初步結果我們內部在討論,形成一個共識,近幾天就會發出來。發出來以后,會盡快給一線醫生。

捕鸟达人无限金币版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