視頻|“袖珍人”皮影劇團:另一種傳承之路

看看新聞Knews 記者 耿博陽

2019-11-19 20:59:13

夕陽西下,在北京西郊的一個村子里,藏著一個袖珍人皮影戲團,院子里響著戲曲的聲音,孩童的唱調伴隨著皮影的摩擦聲,跟著二胡伴奏,婉轉悠揚。

 

皮影1_副本.jpg


在這個特殊的皮影劇團里,演員平均身高不足一米三,集體宿舍叫“袖珍人部落”,皮影藝術卻在這里,有了生機。

 

身高不足一米二的矮小癥,又稱“侏儒癥”。身高,是困擾每個袖珍人一生的痛點。不及常人的三分之二,隨著年齡增長,外界的目光,格外刺眼。

 

從小被區別對待,被同學圍觀,在醫院治療,吃各種增高藥構成了袖珍人們的童年。他們鮮有碰到和自己同類人的機會,沒有朋友,工作受阻。

 

魯德峰曾經在家電公司當倉庫保管員,每次有人買了電視機,冰箱要去提貨的時候,見到魯德峰都會說一句“小朋友你爸爸媽媽呢?”


皮影2_副本.jpg


陶鵬也遇到了這樣的問題,作為公司設計師的他,每次給客戶設計產品的時候,所有人都用一種不可置信的眼神看著他。

 

秦學仕在醫科大學畢業后,躊躇滿志地進了當地醫院,負責外科和婦產科,本以為能在醫院大展宏圖。但實際上,由于外形的原因,并沒有人找他做手術,他只能在醫院寫寫病歷,查查病房。

 

魯德峰拿出一張照片,上面三個孩子,他指指其中最矮的孩子說:“這是我,旁邊這個是我弟弟,他七歲就已經比我高了,那時候我八歲。我哥我弟都當兵,我從小就想當兵,誰知道長不高啊。”


皮影3_副本.jpg


2008年,魯德峰從電視上看到了龍在天皮影劇團的訪談節目,發現了和他一樣的人,燃起了希望。大年初六辭職之后,第二天他就帶上自己攢下的六千元錢,只身來到了北京。幾乎同一時間,陶鵬和秦學仕也在看到節目之后,毅然辭職,來到了北京。

 

皮影4_副本.jpg


進入皮影劇團,要經過試用和考試。在三個月內磨練基本功,鍛煉表演技巧,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刻皮影、練唱腔,一個都不能少。


魯德峰還記得自己剛來的時候,正月十五那一天,他剛剛到北京整整一周,公司的人都出門了,只有他,還在練習室里一遍一遍練習著皮影。節日的氣氛,無人的空教室,讓他格外想家。

 

與身高正常的皮影戲藝人相比,魯德峰在表演的時候遇到了更多困難。一般的皮影藝人手里要握五根控制的桿子,袖珍人的手很小,無法全部握住,魯德峰只能想了一個辦法,把皮影藝人用的控制桿全部換成筷子,這樣他們也可以將皮影舞動起來。魯德峰皮影操縱得好,打擊樂也非常出色,簡單的鑼、鼓、釵在他手里能打擊出千軍萬馬的聲音,用他自己的話說,打擊鑼鼓是一種享受。




近些年,隨著皮影這樣的傳統藝術漸漸式微,演員的流失速度快,傳承人也越來越少。接納袖珍人,這既讓找工作困難的他們擁有了一份職業,多了一個和人們接觸的好機會,也讓皮影傳承人的劇團有了合適的人手。

 

2012年,包括魯德峰在內的7對袖珍皮影演員在這里舉行了集體婚禮,劇團為他們舉辦了中國第一場袖珍人集體婚禮。皮影劇團對他們來說,不僅僅讓他們多了一個生活的技能,更是找到了一個能讓他們抱團取暖的地方。

 

皮影7_副本.jpg


經過十年的發展,如今他們的觀眾漸漸增多,袖珍演員也有了五十多人。“特殊人群加非遺傳承”之路最開始是“無奈之舉”,但其無疑提供了一種此前無人涉及的非遺傳承新思路。


皮影8_副本.jpg


袖珍人和皮影戲兩個看似不相干的詞語走到了一起,既需要少數人的努力和堅持,也離不開大多數人的關注和支持。在傳承皮影文化的歷史舞臺上,一群袖珍人肩負起了發揚光大這門藝術的重任。


(看看新聞Knews記者:耿博陽 編輯:愛華)

版權聲明:本文系看看新聞Knews獨家稿件,未經授權,不得轉載。

相關新聞

關鍵字:袖珍人皮影劇團
捕鸟达人无限金币版下载